非死不可

 來自台灣的窮小子王建民離鄉背井踏上邪惡帝國的土地本來信心滿滿以為自此可以踏上大聯盟投手丘大放異彩的王,卻在牛棚試投時發生嚴重失誤,除了被下放三A,同時還被老鳥球員分派雜役,正當王即將失去信心時,受到看似球團管理員的神祕老者開導,並在他的指導之下重新展開特訓。

 

  王首次登上3A球場,其亮眼表現便引來大批媒體報導,原來神秘老者乃是30年前威震全美的「路易斯安那閃電」古基瑞,其傳授給王的,正是他當年名動天下的成名絕技「大伸卡魔球」配合內功「紫電無」可說是所向披靡。無奈後來遭到奸人暗算,古基瑞身負嚴重內傷,遂淡出球壇,之後為查明當年的真相,才又委身於老東家的球團之下,偽裝成一名普通管理員對案情明查暗訪。

 

  重現古基瑞絕學的王被稱為「台灣閃電」破格升上大聯盟,並認識了好友「神捕」波沙達與「阿姆斯特朗旋風阿姆斯特朗炮」A-rod,同時恩師也被洋基高層再度重用,聘為投手總教頭。

 

  此時一名神秘人卻密電挑撥來自扶桑國的武士一朗向王建民挑戰,神秘人並向其表示:「可以告知王的致命弱點」但武士一朗堅持以自身實力公平對決,與神秘人不歡而散。比賽場上,一朗的一身傲氣與神秘莫測的「鐘擺式刀法」亦讓王深感佩服,不料兩人纏鬥到八局上半仍未分勝敗,在兩好三壞滿球數的情況,一朗放手一搏,遂運起扶桑國古武術奧義「迎風一刀斬」而王建民亦奮力催出大伸卡魔球中最強的「疾風迅雷」與之一較高下。

 

  眼見一朗擊中球心,但魔球卻是深陷本壘板前,而扶桑武士也在此局遭到神捕波沙達刺殺出局,為兩人的激烈對決畫下句點。原來一朗的愛刀「菊一文字則宗」在第八局時已經有了裂痕,無法再負荷疾風迅雷的強烈衝擊,終於在此時折斷,但饒是如此,一朗依然輸的心服口服,和王以球交心,更將菊一文字的刀柄贈與王,做為友情的証明。成為大聯盟的佳話

 

  原本以為,從今而後大聯盟便風平浪靜,不料,季後竟傳出一名新進大聯盟的太極國選手,竟以「連續畜生魔球」暗算帶扶桑隊出征經典賽的一朗,幸虧當時一朗急忙施展「大和魂」護體,僅僅是球季報銷,沒有生命危險,接著太極國選手突然一改作風,舉辦跨國道歉記者會,更邀王出席,王不疑有詐,怎知太極國在記者會上脫稿演出,宣稱「太極國發明棒球」「武士一朗是個懦夫,扶桑國全都是廢物」並當場送上「王建民乃太極國人」的匾額(這是當年中國時報到PTT去抄的假新聞)以此向其挑釁。

 

  原來當天賽後,武士一朗立刻到休息室和古基瑞一起保護全身脫力的王,並告知他自己所觀察到「大伸卡魔球」的弱點,雖然此功法威力無窮,但行功過劇,如果遇到對手以拖待變或人海戰術,要連續施展太耗心力,尤其「疾風迅雷」一式使用過後容易全身脫力,當年古基瑞便是因此受到暗算,故有此提防。神秘人當時見計謀未成,心有不甘,勾結太極國選手,在經典賽中以連續觸身(畜生)球暗算武士一朗,並策畫一連串的挑釁事件,欲逼王在媒體前出手傷人。

 

  王雖氣憤難平,但為了球團和好友的聲譽,凡事以大局為重,選擇向對方提出在棒球場上的挑戰,以突然下墜的大伸卡魔球擊碎匾額。並在記者會發表世界棒球和平宣言,表明自己投球從不是要證明三振過哪位打者,贏得眾人掌聲。神秘人收看電視衛星轉播得知自己奸計未成,對王更是恨之入骨。

  由於當時仍在經典賽賽期之中,王苦於未在參賽名單之列無法臨時加入,只能列教練席入場觀戰,當時可投可打、生命力比蟑螂還強的「再生俠」郭泓志受制於道奇隊的合約也無法參賽,由有傷在身的「巨棒」陳金鋒帶隊,陳金鋒一身「台灣鐵牛」功力脫胎自台灣棒協的基礎內功「台灣牛」因練至反璞歸真,是以能夠「大巧不工」以力破巧,使的是一把可大可小,伸縮自在的長棍「定海針」。為避免王日後單刀赴會遇險,「巨棒」陳金鋒與「再生俠」商討過後,決定以帶傷之身應戰,替後起之秀一肩扛起與太極國生死對決的重擔。 

 

  話說那太極國的選手,其實技術平平,但每種球路均使的出奇不意,靠著變化莫測乎悠對手,再突然類似「身外化身」的手法以一化三,連續以畜生魔球傷人當時武士一朗便是一時不察受到暗算,若是在有防備的狀態下也不會如此狼狽。而太極國打者也均無運動家精神,在跑壘時甚至使出兇殘至極的「霸王腳」…動作頻頻,其用意如司馬昭之心,是想像對付扶桑國般,消耗台灣健兒的真氣,再趁其上場打擊時以「大分身畜生魔球」偷襲,迫其因傷退場,各個擊破。

 

  巨砲苦於背傷纏身,不能妄動定海針變化速戰速決,僅憑內功「台灣鐵牛」一口至陽至剛的真氣硬挨「畜生魔球」死撐到九局下也算是非常硬頸,此時,王在教練席察覺太極國投手的功法似曾相識,似乎身分有異,原來太極國在大聯盟內三名不得志的投手斐英朴贊具台,曾與王在打過照面,但話不投機,他們透過太極國的易容密法「複製人整形手術」一改三人容貌,「合體」成為一名萬能型選手以車輪戰、假分身法拒敵,再求登上世界舞台。由於三人內功各自不同,外表和動作卻毫無二致,尋常打者難以應付。  

 

  王礙於規則,不便以列席身分向隊員發言,只好將所見球路以真氣傳音告知在打擊區的陳金鋒「前輩!小心外角滑球!」巨砲聞之精神一振,在王指引之下連連閃過兩個壞球,最後見太極國選手招式用老,咬住機會憤力一搏,手中的長裩在真氣灌注下暴漲,恢復成重達一萬三千五百斤的「天河定底神針鐵」擊出一支突破天際的全壘打,終結這場惡鬥。

  饒是王的功力精純,真氣傳音竟未向外發散,是故主審、裁判乃至靠的最近的太極國捕手都未發現異狀,只道原本應該燈盡油枯的「巨棒」突然雄起、射出一發陽春炮。當晚,陳金鋒婉拒國家受勳,主動向隊友提及此事,笑稱「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而眾人對王的本事是更加欽佩了。

 

  賽後一個禮拜,TIME雜誌揭露太極國易容舞弊的「假分身魔球手法」,在國際社會引發軒然大波,並且組成跨國調查小組,王建民當仁不讓,協助調查小組逮捕三名拒捕的太極國選手,因此也算履行承諾,為好友武士一朗平反名譽,三名太極國球員將移送國際運動法庭接受調查,而體壇似乎也在這場假球疑雲後暫時恢復了和平。

   

  正當球隊春訓即將開始,王返回球隊,調整狀態,準備迎向新球季的挑戰時,卻接到來自A-Rod經紀人發出的公益邀請。邀請其與隊友「神捕」波沙達共襄盛舉一場「Ace對決」的公益表演球賽。王徵詢恩師意見,古基瑞雖應允,卻向王透露他有不祥之預兆。原來那三名太極國球員竟在等候仲裁前於看守所內離奇死亡,古基瑞接獲通知,發現手法和當年暗算自己的神秘人十分雷同,為免影響愛徒熱心公益的愛心,適才引而不發。

 

  公益球賽的日子很快到來,七局上半,王狀況極佳,主投6.3局只用了80個球不到,壘上無人兩好三壞,這是今天羅德里奎茲的第三個打席,王除了平日練習之外今日算是初次與好友對決,兩人均為對方的高強實力而動容,羅德里茲的第一個打席,王以變速魔球輔以紫電無濤加持,被擊出內野安打,輪到下一次上場打擊時他不敢大意,謹慎控球,以伸卡魔球造成的滾地球將他刺殺在一壘前,前兩個打席都是一球見分曉,各有勝負,不料這回合,A-Rod一改作風緊咬不放,最後竟形成滿球數的局面。-

 

  A-Rod接下來更擺出無師自通的「大艦巨砲主義打法」,做出全壘打宣言,巨艦打砲法一出,許多大聯盟投手聞風喪膽,自覺斤兩不足的便以保送處理,甚至有菜鳥投手因心理建設不足當場口吐白沫,被隊友用擔架抬下場。王建民更是首次自投手丘上觀看,感覺似有一陣無形壓力迎面而來,只見「神捕」打了個暗號,王點了點頭,亦擺出「疾風迅雷」的預備式,全場的氣氛頓時炒到沸騰。

 

  高手過招,只在一瞬之間,一球過後,卻未聞「轟」的一聲,照理來說,兩大絕招對轟的衝擊之強令人難以想像,曾有數次幾台最靠近主審的高速攝影鏡頭砰然破碎,沒能捕捉到令全場震驚的精彩鏡頭。原來,羅德里奎茲第一次雖打出安打,但未擊中球心,手中的阿姆斯壯炮因此變形,這次若是硬憾,只怕巨棒便要攔腰折斷,故羅德里奎茲在擊球點前鬆手讓巨棒作原地飛旋,意圖以巧勁纏住對手,再運功擊出,用的竟是小聯盟選手比賽前的餘興特技,不得不令人稱道其應變能力之快,也足見他實有心思細膩的一面,並非有勇無謀之徒。

 

  王建民使出絕技後貌似筋疲力竭,半跪在投手丘上,此時羅德里奎茲的巨棒脫手,有驚無險的從他上空飛過,和那顆尚完好的球直直的嵌進為了這次比賽特別訂製以克維拉纖維包覆的全壘打牆,標識OUTSIDE的白線上,兩人終究是難分軒輊,日後讓主辦單位費了好一番心思才想出如何處理,當七局攻守交替,王和羅德里奎茲被神捕波沙達和一眾隊友扶進球員休息室。賽後,那球被宣布將與被嵌入的牆面一起做慈善拍賣,一個月後在蘇富比拍賣會上,被一位知名企業家以七百五十萬美金得標,其價格,近邦茲改寫紀錄的715號全壘打十倍之多,此一記錄也創下大聯盟史上拍賣所得最高的一次,全部捐作公益之用。

  
  第七局攻守交替之際全場照例唱起了God bless America「天佑美國」,此時卻無人知曉,一個不速之客潛伏於球場正逼近王
的休息室,對神祕人而言,
「路易斯安那閃電」古基瑞又老又殘,還曾栽在自己手中根本不足掛齒,武士一朗經過太極國選手一番
「整治」,還在休養之中,這次是不可能來的了,「神捕」波沙達雖然練有「大搜魂手」和「萬劫不壞之身」但還要繼續比賽不能
久留,而台灣閃電,用了80球並投出「疾風迅雷」已是強弩之末,嘿!若是羅德里茲更不值一提,就算他還有力再戰,只要自己下
一個催眠暗示,還不乖乖倒戈?
  

  原來A-rod季後偕女友到歐洲旅遊,竟受神秘人以催眠蠱惑,並用一種來自多明尼加叫「boli」的藥物控制而不自知,而其慣用的「阿姆斯特朗旋風阿姆斯特朗炮」也被改造的頭重腳輕,相當畸形,A-Rod更受到心理暗示,要他讓王連續使出大伸卡魔球,待其使用「疾風迅雷」或回氣不足時,便以甩棒手法將其擊殺,不知怎麼今次卻意外失手,不然適才王站上投手丘,其生命便可謂命懸一線…

  雖未按照計畫進行,但讓羅德里奎茲與王鬥個兩敗俱傷,正好一石二鳥!」神秘人一掌破開房門,心想謀劃多時目的終要達成,難掩心中雀躍發出一陣狂笑,此時卻變生肘腋,休息室內射出一道強烈雷擊,將其震得氣血翻騰,連遮蔽臉孔的面罩都冒出焦煙。只見白光中古基瑞威風凜凜,兩顆硬式棒球在他手中,只怕威力不會小於軍用的手榴彈,「You Cannot Pass!」一吼之中隱然有雷霆之威,顯然已功力盡復。

  神秘人大鑊矣!若非適才過於輕率,怎會落得這樣老貓燒鬚的狼狽樣?雖懊悔不已。但一待白光淡去,餘光瞥見王建民尚癱軟在地,他內心又平復過來,只要自己和這個老匹夫虛應故事,再把握時機突襲無自衛能力的王,圍魏救趙,自己還是能全身而退。

「古基瑞,你還以為自己仍是當年叱吒風雲的路易斯安那閃電嗎?」

達斯 維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tl
  • 照片咧?
    你還真的寫了,不過傳授王建民伸卡球的是我忘了名字的洋基小聯盟投手教練, Guidry 是 2006 年教他滑球的
    反正葉問能掰,王建民傳為何不能掰?
  • 這個照片要慢慢加了...因為還沒寫完...差一點點
    哎呀...因為台灣媒體拼命報導
    他和古基瑞之間的情誼深厚怎樣的...而且古基瑞確實也是
    伸卡球高手沒錯.不過你不說我真的沒想過
    他的伸卡球既然是在小聯盟就練.當然不是古基瑞直接指導的...

    達斯 維達 於 2011/02/21 13:01 回覆

  • mtl
  • Guidry 不投伸卡球,他那年代不曉得有沒有這球種,滑球是他的吃飯傢伙
    寫好後記得去專利局申請專利,我覺得很有拍電影潛力呢~
  • 我想我真是對棒球太沒有概念了...
    我只看到那個閃電的部分
    伸卡球的部分沒看完.算了...就這樣亂掰吧
    反正這整篇都是在亂掰
    我順便問一下.天佑美國是第七局結束後要唱的?
    還是在第七局一開始就唱?

    達斯 維達 於 2011/02/21 13:32 回覆

  • mtl
  • 洋雞隊主場第七局攻守交替時一定唱天佑美國(911 後開始的)
    其他球隊只有在週末或特定假日唱
  • 感謝你的回答~我的美職知識實在太薄弱了
    我昨天打工一結束回家倒頭就睡...不省人事...
    結果就拖到今天了...

    達斯 維達 於 2011/02/22 16:36 回覆

  • 姬蝶
  • Vielen Danke!
    我已經收到了
    真是太感謝你了
  • 我還很擔心用交貨便沒去領會七日後退回來...
    人間昆蟲記算是手塚治蟲非常有趣的一本...

    達斯 維達 於 2011/02/22 16: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