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Ace of the legend

Ace   

夏日午後躲在有免費冷氣的書店看書無疑是奢侈的享受,尤其那種雨要下不下。悶熱難耐的日子。像規模大一點的金石堂、誠品書局還特別準備椅子給人看白書。

 

這裡不時上演著各式各樣的相遇,兩個愛八卦的女大學生在暢銷書排行前碰個正著,話夾子一開就嘰哩呱啦沒完,要拿取書本卻被阻擋的阿宅先是賞了兩人一個衛生眼,才發現其一竟是失散多年的同窗共硯,於是跟著加入哈啦陣線。他們後邊的長板凳則坐著一對無視閒雜人等,忘我調情的小情侶。

 

但這種景象在二十幾年前簡直難以想像從前的日子,裡小書店裡那麼點空間,夏日的風扇只是無力的搖搖頭,不論是買書找書看書都得站著或斜靠著和人磨肩擦踵,也不管你是存心白看或單純只為優柔寡斷,只要被記熟了面孔。下次再來店員便輪番從你身邊走過。以整理作為幌子一再提醒。因此想看完一本書,又讓對方覺得你的面孔免洗,常得在書局林立的重慶南路上從書局a轉移陣地到b 再依此類推到cd…

 

這一切在角落一隅的少年眼裡微妙的疊合,他已經完全接受在書店『看白書』這種文化剛翻完一本熱騰騰的『獵命師』似乎意猶未盡。想起身再拿一本,卻忽然發現什麼而撥了通電話。

 

只見夾在人群中,年過四十的男人著不合時宜的皮夾克,在為數眾多的口袋裡遍尋不著忘記關掉的手機尷尬的不知如何自處。

 

少年無聲無息走到他的背後坐下『能碰到你真是有緣和預期有出入,適應的蠻好』像道早安似的說道然後自信的笑笑。

 

乍聞話聲男人像觸電般弓起身子,卻仍故作鎮定『你最好,下個禮拜前把時差調過來』語氣透露出他的不以為然,可下午收到這家伙mail的簡訊時。真嚇了一跳,畢竟自己到現在還是常常錯刪女兒捎來的電郵,這傢伙憑甚麼適應良好?

 

『事實上,我明天就想上班。』相當自信。

 

。』

 

這時恰巧又有手機響起。鈴聲是周杰倫的『髮如雪』少年又是微微一笑『這裡畢竟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待會到星巴克或第二休息室再回撥給你。』簡短的說。

 

男人皺了皺眉頭,想著那種店裡充滿年輕人哄鬧聲自己可是一秒也待不下去於是想

起大學時代曾風光一時卻將在年底關門大吉的『挪威森林』要有時間是得再去一趟

『走吧!學長請客』少年說著掏出一張晶片聯名卡說完便向玻璃門外走去。彷彿忘卻外頭是這個城市典型,悶絕的夏季午後-雨依舊要下不下。空氣中還是瀰漫著女孩初潮般。中人欲嘔的鐵鏽氣味。

 

於是中年男人不由得想起二十年前的一個夏天,依稀這樣的天氣裡。忠貞二舍裡一個大男孩望著一動也不動的電風扇。揮汗。煮著泡麵,那時他叫做楊斯凱,朋友都管他叫sky

 

另外一個像個死人趴在上鋪。天氣很熱床板很破,所以乾脆保持不動。

 

『今天。是個連鞋縫都該被擦亮的日子。』早上。那傢伙是這麼說的。

 

結果喜歡服儀檢查的爛人學長起了個大早。用那種典型幹校的惡質傳統你鞋縫沒擦亮於是自己在這個休假日一步都沒能步出校門。

 

離蘇聯最後一個獨裁者結束專制還有一段日子但隨著冷戰造成的情勢緊張逐漸舒緩以及背叛者浮上台面幹校的光環已經開始急速剝落。他不禁擔心起自個的前途。
 

江南,本名劉誼良,一九三二年出生中國大陸,十八歲時隨國府撤退來台,就讀國防部政治幹部訓練班及政工幹校,兩度是蔣總統的學生,一九六七年後,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情報局幹員

 

「不論是繼蓋世太保之後最具效率的摩薩德,或者以行事冷酷著稱的KBG…全世界的特務機構,都有一套制裁自家人的規矩。」這也就是為何許多人認為有這樣的『學長』是種恥辱

 

一清專案鋒頭雖然過去,但官方和黑道暫時不像過去金融風暴[1]後那樣水乳交融。

唯一做的不夠的恐怕只有沒一開始做好壯士斷腕的決心『陳啟禮是個粗人相較下張安樂很有膽識,氣量也很夠,就算三大張的報紙版面寫的滿滿的也壓他不住。』

 

 

『死人不會說話,所以歷史得以平靜。』人渣學長繼續說著『這點,我們就做的不夠徹底,畢竟最後還是美國的下的套。』

回過神時泡麵碗裡已經多了一顆滷蛋。

 

『學長請客。』趴在床上,還是一動也不動。

 

『死人一個』這種年代裡,膽敢批評時政的,命都不會太長,俗名暗殺許可的秘密制裁並沒有因此終結,只是那種不夠講究的粗活,堪堪能用在這個同樣閉鎖的島國。

 

他正若有所思人渣學長也意有所指的敲了敲插座接著像上演大衛魔術秀從裡頭拉出一把莫名其妙的電線『真可惜,不是隻兔子』那傢伙認真的說。

 

小蔣總統死去的時候。舉國如喪考批,每個人的名牌上都縫了一塊相同大小的黑布。

 蔣經國之死  

自己卻似乎被同寢的那個人渣感染。冷冷地吸了幾口氣想要裝哭。但真他媽的哭不出來。

 

當時只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像壓克力招牌上的紅字一樣,暫時被蓋起來,腦海裡卻浮現兒時鄰家發喪,每每經過掛著那禎黑白相片的靈堂,母親總一把抱起自己的溫柔。

 

他突然明白直到現在所見的真實,僅僅是暴風雨夜透過母親指縫聽到的風。

 

沒有人想過。隨著國喪而來的特赦會成為後二十年來最大的夢魘[2],所以稱之為夢魘,是因為它們如附骨疽般寄生著一如癌細胞侵入了中樞再沒人願意殺雞取卵,尤其要殺下金蛋的金母雞。



[1] 1984年初,竹聯與四海幫的衝突提升至金融與政治層面。首先是兩幫介入股市戰,造成當時全台金融風暴,後期,兩幫聯手黑箱操作股市獲取不法利益。事件引起政府注意,奉命刑警大隊隊長曾文調查金融風暴內幕,當他查出真相後,卻接到一張調職令,對政府極度失望的他憤然辭職,在找陳啟禮報仇時卻命喪安全局局長汪敬煦之手。金融風暴後,官方和黑幫的關係達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

汪敬煦

(汪敬煦為白色恐怖時代知名的劊子手,一生未受任何譴責,無災無病活到93歲,死後接受總統馬英九褒揚)

[2]19841112內政部發動一清專案導致黑道勢力洗牌,雖然短期治安改善,但本土掛角頭在獄中整合為日後天道盟發跡埋下契機,1988届經國總統逝世實施特赦,後黑道份子力求漂白,其中楊登魁、羅福助、鄭太吉等出獄後介入選舉告捷,天道盟勢力因而達到頂峰,是為黑道治國的始末。

達斯 維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天狼
  • 你是個很奇特的人,你知道很多你這年齡的不知道或沒興趣的事,而且你的課後活動相當〝特別〞!
  • 以前的故事大部分是聽老人說的
    當然年代必須要查資料...我總不能說我平日就敬老尊賢吧...

    話又說回來...江南案已經被台灣的黑幫傳的不成樣子了
    陳啟禮出山的時候台灣黑幫幫忙造神
    還請"歷史老師"來胡吹亂蓋

    達斯 維達 於 2012/05/29 00:04 回覆

  • 姬蝶
  • 舊文重發
    我覺得你有美國夢

    good luck
  • 你知道這篇我一直沒有發表~

    最近覺得生活很像電腦遊戲
    做很多事情都要找攻略
    出國就像下副本去刷等級

    達斯 維達 於 2012/06/06 13: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