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或許,你也沒能接受這結局。』少年自言自語,打開硬碟裡佔用空間頗鉅的檔案夾,是積壓多年的「美國隊長」倏的,想起另一個令人悲傷的事實-現在得獨自喝完兩人份的咖啡。

美國隊長之死   (在美國隊長之死的劇情中,史蒂芬死後超級士兵血清似乎失去作用,使得他的身體變回一個普通的百歲老人,

但這也讓讀者解到他的"死"並不單純)

少年離開時瞄了一眼騎樓角落一地的菸屁股,是以前最喜歡的牌子;明天還有個約會,於是強迫自己溫習一遍歷史訊息。

 

Ace:信物?都什麼年代…

citygirl:情調問題。

citygirl:到時候,我會穿一套粉色系洋裝,然後帶著獵命師卷九出現。

Ace那我戴著ipod耳機坐著打PSP等你

citygirl:認得出來才怪。

Ace隨你高興吧~

citygirl:不過,你應該不介意吃完飯帶我去打老山龍?

Ace:不錯的商量,一言為定。

如果不是被間接性置入行銷、為明天的私人行程做準備,今天在書店裡翻的也許不是九把刀,而仍舊是學生時代愛好的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芥川龍之芥云云。

 

殺時間的方法很多,從前在銀河系mtv或租書店裡可以消磨掉一整天-遑論身邊有沒有女人。然而現在只要有台手提電腦,這些一樣做得到,像自己的工作:點點滑鼠、手指在鍵盤上動一動,在任何可以收到訊號的地方,效率甚至比過去出生入死去偷拍機密文件來的高。

然而可笑的是外傳自己其實無法盯著液晶螢幕太久,每小時得固定休息十分鐘。但就像方才提到1980年代美國撥接bbs方興之時雷根總統曾親自回答網民的質詢般可笑,直到這些傳言被報導證實為止。

少年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在履行下個行程前需要休息,要是從前,彈子房、MTV估計都是不錯的方案,現在卻別無選擇-依行程表前往西區第二休息室進行下一個會晤。

 

很多年以前,一個北剃頭店私娼仍與南華西街流鶯並稱的時空中,西區就已是情報流通最廣、眼皮最雜,黑白兩道「兵家必爭」之地,撇開相互毀滅或連橫的黑道堂口不談,白道有著出人意表的據點,配著貌似混混卻老踩著不搭嘎公發小皮鞋的便衣,窺伺,亦或保護著小市民們。

 

第二休息室”對照著峨嵋停車場,是這個圈子今天在西區碩果僅存的集體記憶,事實上走過八零年代末期隨都市計畫重心東移的衰敗,九零年代的西門一度沉淪,更別提今日艋舺風華不再。

暗房間裡,老不修拐帶來的中輟女學生,枯萎的陽具在女學生吸吮套弄下像是逐漸吸足養分而復甦…想像的畫面從腦海裡浮出,卻格外顯得真實『九零年代?』 想到這裡,少年的思緒突然頓了頓,也分不清這些畫面是否出自自身的記憶。

轉車途中,腦袋又莫名其妙迸出一句:在文藝青年矯情的筆下,回憶總是,總是強者我同學[1],在MTV裡或主動,或將就伸出祿山之爪,接著以歷滄桑貌正色道:『女孩的名字和面容早已隨電影內容一起糢糊,為荒唐歲月辯解。』依舊,不著頭緒,卻對這個結論感到頗為得意。

 

停車場裡機車後一整排明星擋泥板相映成趣,從楊林到許純美,周慧敏到人才丁丁…當然還少不了東瀛風情的擋泥板天后松田聖子和酒井法子;蔡依林和孫燕姿則相對幸運,幸運從時代斷層逃過一劫。

在專屬休息室裡,坐著一個男人,一旁的桌上擺著形影不離的氣泡礦泉水,曾經有那麼一瞬間,那人轉過側面,露出招牌的鷹勾鼻和山羊鬃,畫面讓人懷念。

男人像是久候多時,禮貌性的欠了欠身子。

就在此時,少年感到一股惡寒慢慢從腳底向脊骨竄升,最後呆立在那裡,望著那頂插著羽毛的貝雷帽,久久。

 

『新一任的白羽毛[2]?』才出口,少年就為這句話感到多餘。

『沒有人,能永遠站在食物鏈頂端。』男人不像在解釋什麼,也不必解釋,白羽毛,一直是世襲名號。

『是嗎?』少年沒有正面回應,語氣中含著一絲惋惜。說著從拿出用網路下單排到的美國隊長第二十五期連載『到時候,能幫我唸上一段?』抽了口涼氣。

 

captain#25civil war結束後,美國隊長倒在聯邦法院的台階前,死了。

『好像沒有什麼比這更糟。』

『不會太久。』

『是呀,09[3]必須趕在電影殺青前讓他回來的。』

『不然,很快人們就會遺忘。』男人半個身子靠在岸邊,撞球桌留下上個世紀沒能收拾的殘局。

少年接過球竿,笑笑。

 

剎時,壓克力色彩連同黑白塵埃飛散開來。

 

在娛樂選擇不多的年代,西區曾有著許多人逝去的青春迷走,80年代像打哈欠般傳染的流行-冰宮、mtv很快就延燒整個台北,為無從宣洩的精力找尋出口。

 

「然而,沒有一種方式能真正從這個亞熱帶島國令人窒息的空氣解放。」艾斯學長彷彿預見這個都市中心的末期。

sky還是很難想像,所謂十年之後的遠景和這個戒慎恐懼的年代會有所差異。

在長大到一個程度之後,我們會開始輕視軍教片、大美國主義的好萊塢電影。」人渣學長繼續說著『Secret Empire(秘密帝國)後的美國隊長,轉為對政府抱持懷疑的性格,長期以來讓漫畫公司、編劇頭痛不已被處理掉只是時間早晚。』

』目不轉睛瞄著對桌那兩個便條。

 

『怕了嘛?』話聲頓了一頓,笑笑。

 

「算了,還是學長請客。」說著人渣學長默默將剩下幾顆球清台,毫無畏懼向玻璃門外那個典型悶絕的夏季午後走去。

 

畢業後,sky再沒碰過撞球,一方面他轉而相信唯有赤裸裸的暴力能令世界改變。當然,另一層面也因為他不曾,不曾在球桌上贏過人渣學長。

 

而人渣學長,也再沒回來。

最後那幾句話實在耐人尋味,少年瞇著眼用捲煙器熟練的捲起一根細煙,夾在指尖斟酌,像伏貼在天花板上的偵煙器,等著什麼。

「我想,我出了大麻煩,可以請你跑一趟?」接到女孩曖昧不明的簡訊,少年得不馬上放棄本來已預約訂位西餐廳,幾分鐘之後,就女孩的意思,到租屋處樓下等待發落,這種情境不由得讓人想起那段,騎著新買的偉士牌在別人家窗台下催著油門苦苦等待的歲月。

 

「你可以上來了。」女孩的聲音像是搖著一串銀鈴,霎時讓人自回憶驚醒,她那推開分租公寓狹窄的氣窗探出頭,畫面像極,那個長髮公主。

 

看過你的照片,本人反而比較年輕。』女孩自顧自的說著,遞過一杯剛煮好的咖啡。

 

『時光旅行造成的浦島效應[4]。』啜了一口,他很滿意,對回答和咖啡兩者皆是。

 

不過現實總是比較殘酷,浦島太郎從龍宮回來之後,身邊的人還是全死光對他好些。』這次,是一張泛黃的照片。

『我們,還是儘早進入正題。』少年沒有伸手去接,甚至,沒敢正眼去看膠框裡,被一成不變的自己摟著的那位長髮公主。

 

工具從尺寸不同的螺絲起子到清潔用的小毛刷在板凳上一字排開像是有一套既定的程序,先是卸下機殼執行基本檢測,之後少年才熟稔的,拆下一片不過電的記憶體,仔細清了清插槽再利索的換上新品,順便清理積上厚厚一層灰的風扇,重新在CPU塗上散熱膏,才著手把剛才的一切都復原。

女孩在一旁焦急的遞上各種工具,彷彿這一切在她眼裡是在執行某種有高風險的外科手術。少年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不過反正女孩的焦慮只會持續到螢幕上的「生命跡象」穩定下來為止。

 

『謝謝你,大醫師。』

『還要繼續玩醫生遊戲?』少年有點無奈,笑笑。

『我不介意。』女孩笑吟吟的,像是沒有一點防備。

十分鐘之後,兩人有個共識,遊戲決定繼續,不過,是履行約定,PSP開了連機功能,畫面上進行的是卡普空的魔物獵人。

『你的技術真高明,之前,我不過想自己來打個素材卻動不動就貓車…』這句話,讓少年滿臉得意,自然是不在話下。

『你知道發生婚外情的父親,他們通常擅長經營表面功夫?』問題雖然顯得有點突兀,但是像是私下練習過千百次那樣,頓時他像是被將了一軍,畫面上的戰況也是。

『嗯哼』他試圖穩住陣腳,少年發覺,最近當自己對某件事不想表態時,通常,就是發出這種聲音。

 

『他們經常西裝革履,文質彬彬,在談判裡保持冷靜與形象,從來不在兒女面前情緒失控,也不會在孩子面前歇斯底里,準時付贍養費、給零用錢,一副大善人的模樣。』

 

『他們不急於從母親手上爭取監護權,但不會忘記保有探視小孩的權利,也許每個月見一兩次面,把自己那副形象烙印在小孩心中。』

 

『因此隨著歲月過去,小孩對他留下完好的印象,其實他只是個斯文敗類。』女孩清了清嗓子『你認為,這都是負面影響?』

 

『不盡然…』少年的回答有點心虛,他有意無意,從這串問題裡,聞到嘲諷的味道。

『我們可以像先前那個樣子,你繼續在電線桿後面[5]當然,你也可以改變作風,就當作是在和我約會。』女孩一臉正經,至少一點玩笑的意味都沒有。

 

『我知道這很荒謬,但…至少可以先去做基因比對。』他趁著討伐結束的空子,勉強就回了這麼一句。

 

『相信我,那對我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女孩在字句之間僅僅是頓了頓,再沒有留下週旋的餘地。

 

『我很高興現在有一個可以幫我修電腦、聊MSN,還有一起窩在家裡玩魔物獵人的對象,而且我出了事還會不顧一切挺身保護我,你不覺得這很羅曼蒂克?』

 

『而如果我是妳的女兒,如果你是我爸,那有多無聊?』

 

『況且,你也不會小器到為了我不是你女兒這種小事,而從此不理我。』中間,她耐人尋味的換了個撩人的姿勢。

 

少年忽然覺得自己被說服了,與其說是被說服,不如說沒得反駁,更貼切一點的說法,他覺得好像本來就有此打算。

其實自己沒有多餘的時間,至少目前只會在這個時間平面上短暫停留,如果記得的話,從稍早的時間點開始也不成問題,說真的,最後那句『只要每個月用上少少的時間,就能讓我花一輩子記住你這個斯文敗類。』他不得不承認,這種說詞簡直,是在引誘人犯罪。

 



[1] bbs文化之一,即便真實故事的主角就是自己,基於低調、不想曝光、口是心非及增添神秘感等等理由使用「強者我同學」如何如何發文敘事。

[2] 越戰時期隸屬美軍水牛小隊的傳奇狙擊手,得名自裝飾有白羽毛的叢林帽及其飄忽不定的行蹤,同時是白羽毛學校(美國陸戰隊狙擊學校)創始的靈魂人物。

[3] 20090630號,《CAPTAIN AMERICA REBORN #1》發布,講述了美國隊長的復活

[4]愛因斯坦相對論提出的假說,在此指的是萬年番裡的蠑螺效應,也就是不論中間出現多少個聖誕節、情人節,角色都不會隨時間流逝成長。

[5] 日劇中的刻版形象,關心小孩的父親很容易一時著了魔,成為電線桿後面的人。

達斯 維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可以請問這些有漢化的美漫都是哪裡來的嗎
    我最近在看蜘蛛人的漫畫
    但看到44期就沒漢化的了
    後面要看到六百多都是英文...
  • 通常比較熱門的才會有人去作翻譯
    以目前的狀況
    一般會被翻譯的都是人氣角色的年度大事件連動
    像復仇者 vs x-man
    或是對角色設定有重大影響的連載
    比方說鐵人的絕境裝甲
    但是有時候趕進度我就直接看英文的了
    畢竟看英文的就不求人
    寫文章為了讓讀者瞭解會用到漢化過的
    寫起來也比較輕鬆省力

    部份英文版舊漫畫只要申辦會員就可以在
    marvel上免費瀏覽數位修復版

    至於漢化我必須要說棄坑的漢化組很多
    如果不是從驢子(eMule)面上拖
    那麼在簡體漫畫網站上的連載通常是有缺頁的
    希望這對你有幫助

    達斯 維達 於 2012/07/10 1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