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人並不明白整個世界的運動史無非就是一場秩序與渾沌的戰爭,象徵奧林匹克武鬥大會的聖火,指的其實就是「最後的泰坦普羅米修斯」所傳遞給人類的文明與秩序之火

 普羅米修斯  

作為代價,祂的肉身被囚禁在高加索山的岩壁之上,精神被放逐到虛空之中。最初從普羅米修斯手中接過聖火的凡人kouro為了不讓火種中途熄滅,而點燃自己的肉身,於萬眾矚目之下在聖火的燒灼中結束璀璨而短暫的一生。

   kouros

kouros一詞後來引申指在運動中使身體達於極度完美的人體,限於十八至二十歲--一如凡人kouro的悲劇,肉身的巔峰如是短暫

  

秩序火種的出現迫使黑暗貴族退居幕後,操縱著Living Dead或稱作活死人或叫做行屍走肉」發動代理人戰爭繼續與秩序方對抗

 

從此站在食物鏈頂端,以人類血肉為食的不死君王分為兩支,一支是與生俱來的黑暗貴族,他們對世俗權力的爭奪不感興趣,而是為了顛覆一切的秩序而行動,它們真正畏懼的不是陽光,而是代表秩序的火種。

 

   另一支則出自畏懼肉身走向衰亡,受黑暗貴族引誘成為Living Dead[1]的凡人之中,即便是在奧林匹克武鬥大會上得到勝利,獲致神一般榮寵的kouros,也得面對體能臨界走向衰敗的殘酷。這些背棄神聖盟約的人類英雄為不會衰老的肉身或永恆的權力慾望出賣靈魂,並藉強大的意志保有生前記憶,成為終其一生必須不斷製造不死衍生物的死徒。

 

作為背棄神聖盟約的懲罰,不只是懼怕來自奧林匹斯山的聖火,死徒不老不死的肉身沐浴在陽光下也會被點燃。

 

早在奧林匹斯山眾神尚未離世的時代,希波墨尼斯就曾騙取愛神阿弗洛狄忒的三顆金蘋果在賽跑中作弊以贏過女英雄阿塔蘭塔,雖然他抱得美人歸,然而這場不榮譽的勝利最終使他墮落淪為始祖死徒之一[2]

阿塔蘭塔  

在神離之日後,希臘城邦仍繼續與死徒作戰,最廣為人知的一役是敘拉古防守戰,當時大魔導師阿基米德獲悉羅馬奴隸戰船上藏有大量的Living Dead因此利用光線繞射魔法將尚未升起的陽光射入密封的船艙中使其自燃,無數靈魂之火點燃了羅馬的奴隸戰船,此後光線繞射魔法被現存的死徒十三世族譽為「死徒剋星-阿基米德的死亡射線」(Archimedes' Death Ray)。

 archimedes_death_ray  

即便羅馬帝國統治希臘,此一魔法仍必紀錄且廣為流傳,並有效遏止不死生物的擴張,然而公元393年,最後的羅馬皇帝狄奧多西一世(他將帝國一分為二,傳給兩個子嗣)廢除古代奧林匹克武鬥會,並宣稱此為「異教徒的活動」而死徒剋星也被東正教列為禁術此後近千年的時間不死生物肆無忌憚的在歐陸蔓延。

 阿基米德死光  

從十二到十六世紀的獵巫行動可看出歐陸各國對Living Dead蔓延的恐慌然而女巫之槌對辨識不死君王的偽裝毫無準頭,直到醫院騎士團開發出有效模擬秩序火種能量波長的「庇護所光環」和量產型聖水,此一情況甫獲得改善。

 

十九世紀國際間恢復奧林匹克武鬥會的舉辦,存在死徒活動的城市有義務主動爭取舉辦權,許多懷疑自己政敵的會員國首腦紛紛以賄賂委員會的形式爭取這項義務,而且公然反對大會舉辦將成為死徒狩獵的目標。

 

舉例來說「魔道元帥阿道夫」曾被認為是死徒的有力候補,因納粹黨在野時期曾極力反對奧林匹克武鬥大會於柏林舉辦,並宣稱:「日耳曼運動員和黑人猶太人同場競技有損日耳曼民族的尊嚴。」

 魔道元帥阿道夫  

因此1936年的奧林匹克武鬥大會首次被要求以人力傳遞聖火並全程透過電視轉播柏林奧林匹克武鬥大會的聖火,從希臘經保加利亞、南斯拉夫聯邦、奧匈帝國、捷克斯洛伐克,最後到達德意志帝國。1936720日正午於希臘奧林匹亞運動場舉行點火儀式,以一度失傳千年的死徒剋星阿基米德的死亡射線點燃火種但無人料到這一連串安排反替魔道元帥阿道夫洗清嫌疑,十年後盟軍才發覺他的力量源自與焦熱之河的深淵領主訂定契約而非與黑暗貴族的交易

 PitLord  

魔道元帥甚至在慶功宴上大膽宣稱:「從1944年往後,奧林匹克武鬥會將永遠在柏林舉行。」

 

二十世紀中葉以擅長「無中生有」、「無機物鍊成」等技能著稱的煉金術師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史達林於一項被禁止的實驗中意外激活魔道元帥阿道夫的遺產「所羅門王的七十二柱契約書」,而將所羅門王的七十二柱魔神召喚到現世,深淵領主的實力超乎想像,人類史上首度和不死君王有了共同的敵人[3]--來自焦熱之河的七十二位深淵領主。

 史達林   

來自焦熱之河的惡魔屬於典型的守序邪惡陣營,可怖之處在擅於以良好的組織系統行有計畫的破壞,並能迅速在廢墟上建立起嶄新的秩序,他們教導麾下服從教條並堅守信念,多數的深淵領主並非以實體方式顯現,而是透過傳播自身的源論[4]以類似謎因的形態存在於人類的思維中,並從中取得於主物質位面顯現時必要的龐大精神能量,在赤禍擴散的五十年間,七十二柱深淵領主成功的利用馬列主義的傳播得到壯大,並以前所未見的龐大魔力興起了柏林圍牆和以華沙公約為基礎的鐵幕要塞群,最終甚至成功將焦熱之河的一部份投影於主物質世界。

 深淵領主  

1980年在蘇維埃帝國列寧競技場(盧日尼基競技場)舉辦的奧林匹克武鬥大會,以美利堅王國為首的五十個國家為抗議蘇維埃帝國出兵阿富汗而缺席,蘇維埃帝國宣稱大會斥資90億美元並虧損嚴重,但諸如選手村等臨時性建築皆是以魔力投影技術一夜築城,真正的開銷仍在維持阿富汗與焦熱之河間的空間蟲洞。

 樂高傳送門  

80年代末,由五大世界首領[5]組成的開拓團成功將所羅門72柱魔王打包送回焦熱之河,這個結局不能說是完美, 該場戰役的當事人之一游吟詩人瓦茨拉夫·哈維爾就曾感嘆:「我們永遠無法在現世消滅他們只要恐懼的符碼仍存在世人心中來自遠方的拷問就未能止息。」

 瓦茲拉夫哈維爾   

此時東德的一家公司開始拍賣從柏林圍牆上拆解的石塊--那是一種高密度的魔力晶結。

 

開拓團的參與者之一在華沙公約效力消失,造成鐵幕要塞群一夕崩潰後曾呼籲:「沒有人會比與之戰鬥十四世的我更瞭解深淵,先是異端邪說,接著是偽科學,再來是法西斯主義,上次輪到馬克思主義,這說明深淵領主可以用任何方式回來,但當務之急仍是重新審慎面對死徒十三祖的勢力,半個世紀的合作遠比放任千年更可怕。」

 達賴雷射  

他的擔憂很快成為現實,死徒在一定程度上保有身為人類的理想、情感與慾望,冷戰期間各國默許特種部隊成員自願轉化為Living Dead並有一定比例覺醒為死徒,然而死徒的本質就是破壞秩序,他們往往試圖建立規範,但從不曾遵守,他們多半先成為民族英雄,然後是大獨裁者。

 

據估計,目前各國常備部隊平均有3~5%的Living Dead,多為尉官或以下職階,但有一個例外[6]前美利堅王國大統領威廉·傑弗遜·比爾·柯林頓曾試圖讓死徒的身分在一般部隊公開,但受到軍方高層強烈反對,最後以「不問不說」草草收尾。

 

現行的奧委會條文中,明令各國代表隊禁止死徒加入,並進行嚴格的三液取樣檢查,但每屆武鬥會仍有十數起違規案例,其中死徒參賽約佔違規案例的一半,通常以性別檢查不符禁賽處理,本屆倫敦奧運則以「試圖操縱比賽」處理。

 

頭一個被證實整支國家代表隊轉化為死徒,是主辦1988年的奧林匹克武鬥大會因為「火燒和平鴿」事件備受國際質疑的太極國,此一事實在2004年的世界盃足球賽由紅魔鬼隊的墮落表現遭到證實,教廷駐韓國的帕迪拉總主教曾多次向梵蒂岡請求增派更多支援,不過後續成果有待觀察。

 

根據wiki leaks資料顯示早在1950年太極國戰爭[7]爆發時,傳說中LV13000,人人尊敬的聖堂武士麥克阿瑟向大統領杜魯門匯報過,南太極國的友軍在他的「庇護所光環」增益下竟開始熊熊燃燒的慘況。

LV13000人人尊敬的魔法戰士   

 

 

 

 



[1] 泛指低階的人形不死衍生物Living Dead幾乎不存在自己的意識只會盲目的服從,仍會以緩慢的速度衰老並需要定期補充活人的血肉意志堅強的個體有一定比率取回意識成為死徒

[2] 流傳於世的版本是和阿塔蘭塔因褻瀆神廟被變成一對獅子,在鮮為人知的真相中,他淪為死徒後隨即被阿塔蘭塔獵殺,但這次他再也跑不過自己的妻子。

[3]當世的死徒和人類合作愉快,黑暗貴族則無法容忍世上一切的秩序,無論是來自人類還是深淵,在冷戰期間他們最常談論的就是如何破壞核威懾造成的「恐怖平衡」好讓人類和深淵領主相互毀滅,目前則開始促進全球經濟發展、延長人類的平均壽命以及投資新媒體還有暗黑破壞神III

[4] 深淵領主的源論通常有一套縝密的邏輯陷阱,用以描述這個世界微觀或宏觀的物理狀態,會一步步引導對方思考模式直到落入悖論圈套,並在相信其源論為事實的狀態下傳播給第三者,最著名的悖論是古典物理中亞里斯多德的自由落體學說「重物掉落得較快,輕物掉得比較

[5] 當時的三大世界首領分別是隆納·威爾遜·雷根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戈巴契夫瑪格麗特·希爾達·柴契爾

[6]唯一的例外是駐紮台灣島的中華帝國國軍,編制員額二十萬人中約有21387名Living Dead,比例超過10%其中校級軍官21000將級軍官378,覺醒的死徒則普遍分布於尉級以下軍官。

[7] 此戰爭引發麥克阿瑟與杜魯門之間的矛盾麥克阿瑟主張越過38°線作戰同時利用北太極國的解放軍(煉獄軍團)消耗南太極國的Living Dead,先防堵共產主義和深淵勢力的擴散,再消滅死徒然而大統領杜魯門盱衡當時的國際情勢,以可能腹背受敵為由拒絕這項提案此後庇護所光環不再列為軍校的必修課程

達斯 維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